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地盘我做主

悦民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式英语里最难掌握的一个音:T   

2018-03-02 07:11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美式英语里最难掌握的一个音:T 宋国明 上周写了两篇关于英语口音的小短文。过去我因网友提问,也曾写过类似的材料,观者向来不过数百,没想到这次居然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回应,其中鼓励者还不少,让我很高兴。因为英语里还有一个麻烦的音t,我曾说了要讨论,所以今天利用周末时间写下来介绍一下,才算善始善终,结束这个英语口音的话题。为了避免有人觉得来这儿上当受骗了,谨此重提老话:这篇拙文是写给有心改善自己中式英语口音的朋友的,如果您认为一个人说外语,口音轻重无所谓,能交流就行,我也同意,那您就不用再看下去了。慢走。 标题说/t/是美式英语里最难掌握的一个音,是一个相对的说法。如果您能掌握送气不送气的大规则(“德、特”对比),自然可以一t走天下,发音正确稳当,没什么复杂或难掌握的。但如果您要入乡随俗,尽量跟美国人口音靠拢,那变化多端的t就成了美语口语中最难搞定的音了。无论如何,不管您想省事“一t走天下”,还是想掌握地道的美国人的口语发音,首先,您都要克服母语汉语中“梯”对英语t的影响。 汉语的梯字发音跟英语的t字相似而不全同,如果以发梯音代用t,自然就会露出中国口音。汉语发梯音,虽然舌头所接触的部位与英语的t相近,都是上齿龈,但是汉语梯音用舌面,英语t音用舌尖,您感觉一下,准备发汉语的梯字时,齿龈后的上牙膛被舌面贴住好大一片呢,英语念tea不这样,他们用舌尖。外国人学汉语,有时会用舌尖来发梯音,听起来洋腔洋调,特舌尖别讨舌尖厌。同理,中国人把too、talk、tie念成类似兔舌面、套舌面克、太舌面,听在洋人耳里,也十分华腔华调。有没有中国人说中国话硬把好好的舌面音梯念成洋人的舌尖音t的?有啊,现在唱汉语流行歌曲的,碰到梯音,都一窝蜂地把它发成洋人的那个舌尖t音,一显时髦,二显洋气,可听在我耳朵里,怎么那么硌得慌? 您学会用舌尖发t以后,现在再看看美国口语里t的几个变音。先声明一下,拙文讨论的是念/t/的这个音位,不是拼写英文字时的那个字母t,所以像nation、question、buffet这些字里的字母t都跟敝文所讨论的无关。虽然在美国人(指母语为英语者)的心里都是同一个t,但t的实际念法(快语速的非正式场合)有下列七个音值。 1. [t特] top, atop, today, together 2. [t 德] stop, store, steak 3. [t闪] butter, cuter, city, electricity, it is 4. [t喉] cotton, mitten,written 5. [t鼻] Santa Claus, winter, want it, 6. [t卷-特] tree, troll, retrieve, tremendous 7. [t卷-德] street, straw, strong, extreme 很快的解释一下:头两个音值[t特]与[t德]为送气不送气的对比,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差别明显,极易区分。大致来说,如果t在字首或为重音节的第一个成分就送气,念特舌尖,若在同词素的s后面就不送气,念德舌尖,都是清塞音。第三个音值[t闪]叫做闪音,是美式英语一大特色,英国人念t从不发这个音(有时候他们的r倒可以闪一下)。发闪音,拿舌尖在齿龈部位闪触一下即成,跟西班牙语的r(单个儿的r)或日语的ら行很相似,国际音标记作r去掉起笔那一竖。 关于butter里的[t闪],那天有位博友留言,说t有时候可能发d的音,还举例说water可念wader,我就傻眼了,因为这个说法是个很明显的错误,我后来到网上一查,发现许多教英语的网站也采用这种说法。如果您看完拙文只能记得住一点,那我恭请您记住这一点:t永远不可能发d的音,英语里清浊界限之分不可逾越。正确的观念应该是这样的:t的诸多变化(音值)中有一个是闪音,如latter,d的不那么多变化中碰巧也有一个是闪音,如ladder。但是,t可偶而念[t闪],d也可偶而念[t闪],我们绝不能说t可以偶而念d,对不对?张三偶而扮演猪八戒,李四也偶而扮演猪八戒,俩人都扮成猪八戒的时侯,我们分不清楚那个猪头后面的真人是谁,但是我们绝不能说张三偶而会扮演李四。希望这样举例说明够清楚,能把“t可以念成d”这个谬误的说法一脚踢出英语教学的殿堂。 在我们讨论[t闪]出现的场合之前,应该先说一下另外两个比较特殊的音值,[t喉]和[t鼻]。[t喉]指的是喉塞音,国际音标是问号去掉最后那一点,由cotton、mitten、written等字的发音可知,t所处轻音节的韵尾为鼻音n时,t发喉塞音[t喉]。若t所处轻音节之前为鼻音n的话,t就变成类似鼻音n的[t鼻]了,像santa、winter等字,念快了,就跟sanna、winner没什么不同,要细辨差异就得看实验室录音的频谱了。[t鼻]很厉害,甚至能跨越字的界限到下一个字,如want to念成wanna,want it念成wannit。不过有些特例,如Clinton,t的前面也是n,轻音节韵尾也是n,那怎么办?没办法,就好好念个[t特]吧。(注:关于Clinton,我听过有人念喉塞音[t喉],当时有点诧异) 回头说[t闪],它的出现频率可能是几个变音里最高的,因为只要t在轻音节之首,凡不符合发[t喉]和[t鼻]条件者,基本上都可以发这个闪音,如butter、city,请注意,t前的母音甚至不一定须要是重音,重音离远一点都不碍事,照样闪之,如electricity、complexity,甚至常常穿越字间,如what is it?that is wrong等。当然,有些字因语意关系天生就比较正式,一般不出现在轻松口语中,所以美国人碰到这些字也就老老实实发[t特],不敢乱闪之,如entity。 最后两个音值是卷舌的[t卷],也分送气不送气两种,记成[t卷-特]和[t卷-德]。这两个t受其后卷舌辅音r的影响而先卷(发t时已经抬高舌面扩大舌下空间),因为中国人有舌位相近的两个现成音“知、吃”,舌头卷惯了,所以非常容易掌握tr的发音,可您不知道,很多母语为西班牙语、意大利语的人发这个卷舌的t很费事呢。 有时音节尾的t或字尾的t在一般会话场合并不清楚念出,造成所谓的吞音,其实这个现象并不专属于t,英语音节尾的塞音常常这样,我就不细谈其中规律了,再谈就没完没了啦。总结一下,t的几个发音上的变体,一般来说,除了送气不送气之分很明显,而且必须变它,其它都是可变可不变。原则是语境越正式越不变,越口语变得越兇,您了解这里介绍的变音规则后,视谈话场合自由运用就可以了。 注:以下为拙文提到的几个相关名词英译,谨供有兴趣的博友参考:音位phoneme,音值allophone,舌面音laminal,舌尖音apical,同词素tautomorphemic,闪音flap或tap,喉塞音glottal stop,吞音unreleased (sound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