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地盘我做主

悦民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Clock without hands(转)  

2009-03-19 20:06:13|  分类: 西北师大学位论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样的日子出门就冻地七荤八素,不出门也一样手脚冰凉。在家看了两天书,一边搓手跺脚,一边鼻水涟涟。看完一抬头,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  话说回来,现在看书很慢,远比不上当年。也强迫着重新看起了小说。今天刚刚读完麦卡勒斯的《没有指针的钟》,比起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,这一部的译者也更让我喜欢,除去故事,文字也很美,“就像站在远处看油画”,这是译者自己说的。开篇,马龙(与我的剧本里一贯使用的主人公名字相同)查出了白血病,从此的他的人生就成了没有指针的钟,小说只有十四章,而他的生命也只维持了十四个月,他对抗,最后向死亡妥协,当小说最后他平静地合上眼睛,没有特别伤感,仿佛我们也无意识地对生命的消逝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  麦卡勒斯的“诗意感情”,在书中也是处处可以感觉到的,如果能细细品味,包括人的思想感情、人对客观世界的感受、人们的习俗与信仰等等,能让人仿佛是亲身经历、亲耳所闻、亲眼所见,不觉得有很大的文化差异。

      看完之后又特有冲动想写个第三人称的小说,但是转而又没了,写小说这类事——真的——起码——人到中年才合适。这是麦卡勒斯最后一本小说,写完这部小说七年后的1967年,她也走完了她的一生,假设活到现在,她应该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。

      我们活着的时候是否想象过死亡(很正面的),它是什么样的,而当我们走到人生边上的时候,它又是什么样的。也就是前几天看了杨绛先生的《走到人生边上》,她在九十六岁高龄的时候开始探讨哲学,关于生与死,鬼与神,命与运。有评论说“在人生的边上,发出自己最后的声音。九十六岁的文字,竟具有初生婴儿的纯真与美丽。”

      死不是最大的主题,小说里只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消逝,只是一种状态。我们活得好好的时候,总对死亡有无数的理解,这一切在我们老去的时候都不作数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